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中信证券:上市以来募资过千亿,券商一哥为何不断“补血”?

中信证券:上市以来募资过千亿,券商一哥为何不断“补血”?

2022年3月,中信证券完成A股和H股的配股募资,A股配股的募集资金总额为224.0亿元,H股配股的募集资金总额为60.4亿港元(相当于约49.3亿元),进一步夯实公司作为千亿规模券商巨头的资本优势。

2020年年初,中信证券曾为购买广州证券100%股权向越秀金控及其全资子公司金控有限定向发行合计809,867,629股,折合公允价值121.68亿元。

在短短两年间,中信证券完成两度股权融资,资本规模得以合计扩充约400亿元。马太效应下,大型券商中信证券的业绩规模和增速亦不俗,缘何要频繁股权融资?

作为中信证券的前两大股东,2020年至2021年,中信有限及其一致行动人和越秀金控及其子公司增持又获分红,两年内,合计获得现金红利分别超44亿元和18亿元。

 上市20年股权融资超千亿 券商巨头缘何募资不断?

2002年和2011年,中信证券先后在A股和H股市场首发上市,在股票公开流通的约20年间,公司合计完成8次股权融资,合计募得资金净额约1044.28亿元。

 

图1:中信证券股权募资历程

除了进行大规模股权融资直接补充资本金以外,公司还多次发行次级债及永续债来补充净资本。

截止2021年年末,中信证券的净资本规模为1075.75亿元,较上年度增加216.69亿元,主要系报告期间公司公开发行了一期三年期次级债券,发行规模为30亿元,并公开发行了三期发行永续次级债券,合计发行规模为108亿元。截止2020年,公司通过股权融资合计募集资金净额约770亿元,当期期末,公司净资本规模为859.06亿元,两者金额较为接近。

当前券商的净资本等风控指标须根据2016年《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2016年修订版)要求编制。数据显示,近7年来,中信证券的净资本规模持续居高,除在2017年和2020年略低于国泰君安外,其余5年公司均处于上市券商首位。

 

图2:中信证券净资本

在以净资本为核心的风险监管体系下,券业“马太效应”日益凸显,中信证券手握净资本优势,业绩表现亦较好,缘何仍募资不断?2021年和2022年一季度,中信证券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1亿元和52.29亿元,以较明显的规模优势居于券业首位。

 

图3:2021年和2022年一季度大型券商营收、归母净利润

 边募资边分红,维持高派息率 

资料显示,自A股上市以来,中信证券逐年分配现金红利,2003年至2021年,公司已分配和待分配的现金红利合计约为666.86亿元,对应期间累计归母净利润为1779.68亿元,折算此19年间的分红比例约为37.47%,分红比例或较高。

 

图4:上市以来中信证券现金分红金额

2020年3月中信证券完成向越秀金控、金控有限分别发行265,352,996股、544,514,633股代价股份,以获得原广州证券100%股权,自此越秀金控及其子公司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截至2022年3月初,公司完成A股和H股配股后,中信股份、中信有限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18.45%,越秀金控、金控有限、越秀金融国际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7.47%。

数据显示,2020年3月末和2021年3月末,中信证券分配现金红利的股份基数分别为定增后的129.27亿股和配股完成后的148.21亿股,故而两年间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5.47%和18.45%,而第二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分别为6.26%和7.83%。计算可得,通过2020年2021年的利润分配,中信证券的第一大股东中信有限及其一致行动人和第二大股东越秀金控及其子公司分别累计获得现金分红超22亿元和9亿元。

 资产减值金额不菲 

观察中信证券的主营业务布局,公司着意于加码固定收益、融资融券等资金占用型业务。而由融资类业务产生的信用风险亦或将成为制约其盈利能力的一大因素。

2022年,中信证券分别确认信用减值损失和资产减值损失8.99亿元和26.05亿元,损失金额分别在上市券商中位列第四位和第一位。

研究发现,2021年,中信证券信用减值损失的主要来源为融出资金减值损失,为17.88亿元,较上年增加10.78亿元。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中信证券逐年增加其融出资金的规模,由此产生的融资融券利息收入亦呈整体增加趋势,在因此获益的同时,公司仍需关注风险管理。

 

图5:中信证券融出资金、融资融券利息收入

于2021年12月31日,中信证券集团融出资金业务强制平仓合约终止后客户尚未归还款项金额为6.37亿元,较上年增加3.67亿元,如无法获得足额赔付,公司或蒙受一定损失。

另外,2021年,中信证券发生商誉减值损失20.68亿元,其中8.76亿元源于2020年公司并购原广州证券时产生的商誉,在并购完成一年之后就确认大额商誉减值,公司在进行交易标的选取、估值等方面或存在一定问题。

首先,早在并购发生之前,2018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作为标的资产,广州证券已产生大额亏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21亿元和-3.58亿元。

 

图6:广州证券营收、归母净利润

其次,在被中信证券并购之前,广州证券已经涉及多起案件,或导致潜在损失。其中,中信证券华南起诉安徽盛运环保、西部证券的债券交易纠纷案仍未了结,涉及本金为1亿元。2021年12月,中信证券华南就此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再审申请。

2021年,中信证券对中信证券华南减资50亿元。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版权声明:本作品版权归面包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作品。

面包财经官网邮箱:mt@mbcaijing.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