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光启技术:新老实控人携手减持套现 释放何种信号?

光启技术:新老实控人携手减持套现 释放何种信号?

​最近两年,股东减持成为光启技术的高频关键词之一。公司新老实控人、此前参与定增的机构,在最近两年频频减持股票,或抛出减持计划。

图1:2020年以来光启技术重要股东减持信息看板

根据信披资料,2020年至今,相关股东累计减持参考金额合计48.11亿元。

2021年12月6日,光启技术发布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控股股东西藏映邦及一致行动人光启空间拟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6463.7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以12月6日收盘价计算,该笔拟减持股份总市值约15亿元。

截止12月13日收盘,光启技术总市值逾500亿元,公司市净率(LF)6.37倍,市盈率(TTM)280倍。财报显示,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3亿元和1.21亿元。

光启技术的前身龙生股份于2011年上市。2011年,公司年度归母净利润0.43亿元,年末总市值约10.6亿元。10年间(2011年至2020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增长2.8倍,总市值却增加了近47倍。

1.63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如何支撑公司500亿市值?重要股东的接连减持,又释放何种信号?

 前传:龙生股份业绩低迷 西藏映邦低位入主 

2001年龙生股份成立,主要从事各类汽车座椅滑轨、调角器及升降器等功能件和座椅系统其他冲压零部件的研发、生产。2011年11月龙生股份首次公开发行上市,发行价格为11.18元/股,发行后总股本7733.8万股。控股股东俞龙生和郑玉英夫妇合计持有龙生股份3770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48.75%。按照发行价格计算,俞龙生和郑玉英夫妇所持股份上市后市值约为4.21亿元。

龙生股份上市后,业绩表现并不理想。2012年和2013年,龙生股份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3438.91万元、3127.82万元,同比分别下滑19.55%、9.05%。从2014年开始龙生股份便开始寻求资本运作。

图2:2010年至2015年龙生股份营业收入及归母净利润

2015年初,龙生股份宣布因重大事项停牌,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引入西藏映邦、光启空间等9位投资人。此次非公开发行后,龙生股份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西藏映邦,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刘若鹏,并逐渐注入超材料装备等业务。

图3:非公开发行后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持股情况

2017年2月,龙生股份完成非公开发行,共发行股票9.67亿股,发行价格7.13元/股,合计募集资金净额68.37亿元,用于超材料智能结构及装备业务。

此次非公开发行的股票大部分被西藏映邦认购,共认购5.4亿股,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2.6%,成为公司控股股东。西藏映邦的一致行动人光启空间(同一实控人)认购4207.57万股,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32%。此后龙生股份更名为光启技术,刘若鹏为光启技术实际控制人。

图4:2017年龙生股份非公开发行股份认购情况

按照非公开发行股份上市日收盘价36.9元/股计算,西藏映邦当时所持股份市值约199.25亿元;光启空间所持股份市值约15.53亿元,较其各自认购金额均增值近5倍。

 老实控人减持:套现12.6亿元 持股市值涨近4倍 

龙生股份非公开发行股票后,原控股股东俞龙生和郑玉英夫妇持有光启技术股份合计9817.8万股,按照非公开发行股份上市日(2017年2月13日)收盘价36.9元/股计算,俞龙生和郑玉英夫妇当时所持股份市值约为36.23亿元。通过资本运作,俞龙生和郑玉英夫妇的股份市值从2011年龙生股份首发上市时的4.21亿元上升至36.23亿元,增值约8.6倍。

俞龙生、郑玉英夫妇在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期间,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的方式共减持公司股份8020.65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近44%,按照相应减持均价计算合计套现约12.6亿元。

图5:2020年以来俞龙生、郑玉英夫妇减持情况

截至2021年1月12日,俞龙生、郑玉英夫妇持股市值仍有20.76亿元,较首发上市时的持股市值增值近400%。

 新实控人开始减持:光启技术资本局进入下半场?

除了非公共开发行及资本公积转增股本获得的股份之外,西藏映邦还在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2018年7月23日至2019年7月17日期间,西藏映邦累计增持公司股份319.2万股,期间公司股价均价约为10.48元/股。

在西藏映邦完成增持后不到一年,光启技术股价暴涨。2020年7月1日至8月10日,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光启科技股价从7.23元/股最高上涨至33.4元/股,涨幅逾360%,连续8个涨停板成为当时的“妖股”。

图6:2018年7月至2021年2月光启技术股价

在股价大幅上涨之后,西藏映邦与光启空间便开始了一系列的减持计划。2020年11月,西藏映邦与光启空间非公开发行所获得的限售股份上市流通,共解除限售股数量3.23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15%。

在解除限售后不到一个月时间里,截至2020年12月24日,西藏映邦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4300万股。翻阅期间公司大宗交易数据发现,大部分大宗交易成交价格均为17.57元/股,西藏映邦此次通过大宗交易套现约7.56亿元。

图7:2020年12月西藏映邦大宗交易减持情况

2021年1月至2月,西藏映邦与光启空间继续减持。二者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共减持公司股份2154.59万股,减持均价在25.05元/股-25.45元/股之间。按照相应减持均价计算,西藏映邦与光启空间此次合计套现约5.44亿元。

图8:2021年1月至2月西藏映邦与光启空间减持情况

截至2021年2月8日,在最近一次减持后西藏映邦与光启空间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合计剩余9.28亿股,按照2月8日收盘价25.39元/股计算,市值约235.6亿元,与非公开发行股份上市日二者所持股份市值相比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值了近20.8亿元。

西藏映邦与光启空间的减持仍未停止。2021年12月6日,光启技术发布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公司控股股东西藏映邦及其一致行动人光启空间拟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6463.7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若减持计划顺利实施,按照12月6日公司收盘23.72元/股粗略估算,西藏映邦与光启空间或能套现近15亿元。

 重要股东接连减持 释放何种信号?

除了控股股东西藏映邦及一致行动人光启空间不断减持之外,2020年以来光启技术的重要股东也都在频繁减持。

股东桐庐岩嵩投资在2020年2月至11月期间,桐庐岩嵩投资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的方式,共减持公司股份7318.29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近43.6%。按照相应减持均价计算,桐庐岩嵩投资通过减持合计套现约8亿元。

图9:桐庐岩嵩投资2020年减持情况

股东达孜鹏欣在2020年3月至12月期间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光启技术1.05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近59%。按照相应减持均价计算,达孜鹏欣通过减持合计套现约14亿元。

重要股东的接连减持,释放何种信号?(YZF)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版权声明:本作品版权归面包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作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