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国轩高科:应收款走高 坏账风险不容忽视

国轩高科:应收款走高 坏账风险不容忽视

​11月28日,瓯鹏公司前总经理林峰在“吹哨电池安全―国轩锂电池疑似存质量缺陷说明会”上表示,该公司使用了国轩高科的电芯原材料,发生了电池爆燃和自燃事故,造成了较大损失。

29日,国轩高科在其官网上发布与瓯鹏公司相关纠纷的说明,并称已向法院提起诉讼。2019年,合肥国轩、瓯鹏公司和电单车公司(简称H公司)三方签署协议,供应H公司共享单车锂电池包,国轩高科负责供应电芯,瓯鹏公司负责 PACK 研发、生产和成品交付及售后服务。

图1:国轩高科就相关纠纷的说明

从欠款的角度,公司称截至目前,瓯鹏公司累计拖欠货款“2000余万”。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69亿元,其中对应收账款期末余额最高的客户确认有8.58亿元,占总数超一成,公司对其计提的坏账准备期末余额为7625.54万元。从欠款规模上看,瓯鹏公司算不上公司的大客户。

从产品质量的角度,国轩高科称锂电池包问题是由瓯鹏公司自行采购的电池包保护板问题所致。但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2019年至今,国轩高科因产品不合格,累计两度被当地国家电网暂停中标资格,公司可能存在一定产品质量控制上的问题。

 “暴雷”客户身陷多起纠纷 

国轩高科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锂离子电池自主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磷酸铁锂材料及电芯、三元材料及电芯、动力电池组、电池管理系统及储能型电池组等。此外,公司还通过子公司东源电器生产高压电器、高低压开关成套设备等配输电设备。2021年上半年,公司产生营收35.51亿元,其中超八成的营收源自动力锂电池,近一成来自配输电设备。

根据企业预警通数据,除与国轩高科的纠纷,“暴雷”客户瓯鹏公司还身陷与多家动力电池大企业的纠纷,其中包括亿纬锂能、中航锂电等。其中,根据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年9月发布的公告,因与中航锂电(洛阳)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瓯鹏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金瓶被限制高消费。

图2:截至当前瓯鹏公司与动力电池大企业的纠纷情况

 国轩高科因产品不合格两次被暂停中标资格 

虽然客户存在多起诉讼纠纷,但国轩高科在产品质量管理方面也值得关注。

根据企业预警通数据,2019年至今,国轩高科子公司因产品抽检不合格两度被当地国家电网暂停中标资格。

图3:2019年至今国轩高科子公司被处罚暂停中标资格情况

公司子公司东源电器主营的高低压开关设备属于公司输变电业务下的产品。根据2021年中报,该业务采用先招标后采购的模式,暂停中标资格对该业务的收入影响较大。虽然报告期间,该业务产生收入3.37亿元,仅占当期营收的9.49%,且与目前瓯鹏公司产生争议的动力锂电池产品分属不同的业务,但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在产品质量控制方面或存在问题。

 2020年之前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持续为负 应收账款周转率较低 

数据显示,2018-2020年,国轩高科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持续为负,主要系当期经营性应收项目金额增加的规模均较大。

2020年,公司的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了18.03亿元,但因销售增加造成存货减少7.18亿元,营运资金占用有所减少。总体而言,公司以应收账款为主的经营性应收项目对公司现金流的影响较大。

图4:2018H1至2021H1国轩高科净利润、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和经营性应收帐目的变动

研究发现,国轩高科持有的应收账款较多,或需关注坏账损失对利润的影响。

2018年至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的规模几乎与营收规模相近,一定程度上说明赊销是公司产生营收的主要形式。此外,公司应收账款的集中度较高,2021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期末余额最高的五大客户合计尚欠公司27.31亿元,占总数接近四成,其中期末余额最高的客户占逾一成。

图5:2018年至2021H1国轩高科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坏账损失

研究发现,和同行上市公司相比,国轩高科的应收账款周转率较低。公司属于营收规模和市值均较高的锂电池企业,与亿纬锂能的可比性更高,但其应收账款周转率远低于此同行竞争对手。

图6:2018年至2021H1国轩高科与同行可比公司营收规模、应收账款周转率

与瓯鹏公司就产品质量、货款拖欠产生的纠纷一经爆出,2021年11月29日收盘,国轩高科的股价下跌2.5%至62.33元/股,对应近800亿市值。当日收盘,公司的市盈率PE(TTM)为603.58倍,远高于亿纬锂能的96.16倍,公司的业绩表现能否支撑市场给予的较高估值或需关注。(HXY)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版权声明:本作品版权归面包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作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