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上海电气:子公司86.72亿应收账款存回收风险 2020年业绩增速下滑

上海电气:子公司86.72亿应收账款存回收风险 2020年业绩增速下滑

​2021年5月31日,上海电气发出公告称其持股40%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讯公司”) 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公司称在极端情况下,其归母净利润可能损失83亿元。当日,上海电气A股股价开盘跌停,港股大幅低开14.6%。

上海电气公告显示,通讯公司已对其部分的应收账款正式提起诉讼,涉案的应收账款本金合计为41.27亿元(不含违约金)。同时,通讯公司继续通过多项措施对剩余应收账款进行催讨。

2020年,上海电气实现营收1372.85亿元,归母净利润37.58亿元,业绩同比增幅有所下行。截至2020年末,公司未对通讯公司计提减值准备。

 通讯公司应收账款合计86.72亿元 法律诉讼涉及本金不足一半 

根据上海电气公告,截至2021年5月31日,通讯公司的应收账款为86.72亿元,但该公司提起正式诉讼所涉及的应收账款本金仅为41.27亿元(不含违约金)。数据说明,公司还需要通过其他措施催讨剩余45.45亿元应收账款。

通讯公司已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21年5月27日,法院已立案受理。本次重大诉讼起诉的基本情况如下:

截至2020年末,上海电气持有通讯公司40%的股权,公司称其对该子公司的重大财务和经营决策有控制权,故将该子公司纳入合并报表范围。2020年,通讯公司营业收入29.84亿元,净利润9,024.70万元,贡献上海电气当期营收约2%。

通讯公司采取的销售模式是由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其余款项在订单完成和交付后按约定分期支付。自2021年4月末起,上海电气发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经催讨,其客户均发生不同程度的欠款行为,回款停滞。

上海电气及其子公司通讯公司应收账款管理制度或存漏洞。

以通讯公司发起重大诉讼涉及的4笔大金额应收账款为例,在发现时间方面,大金额应收账款发生的时间至发现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并难以回款的时间,皆已超过一年以上。在金额方面,至起诉日被告公司尚欠的付货款皆占合同金额约九成,通讯公司或缺乏对大额应收账款和对客户回款能力的有效关注和监督。

 向通讯公司提供股东借款77.66亿元 极端情况下或使公司由盈转亏 

根据公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电气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若通讯公司出现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无法变现等重大损失,将导致母公司权益投资全额损失,从而减少公司归母净利润5.26亿元。

另外,通讯公司可能无法偿还上海电气向其提供的股东借款77.66亿元,上述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即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损失和股东借款损失)。2020年,上海电气的归母净利润37.58亿元,在极端情况下,公司或面临亏损风险。

另外,通讯公司在商业银行的借款12.52亿元,也存在无法按约清偿的风险。

对此,上海电气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督促公司妥善处置风险事项、合规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2020年业绩增速下滑 

2020年,上海电气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下滑。报告期间,公司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同比分别上升7.67%和7.34%,皆远低于2018年和2019年的业绩增速。公司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新增订单1855.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7%。2018年和2019年新增订单的同比增幅分别为30.1%和30.6%。

2020年,上海电气能源装备、工业装备和集成服务三大业务的毛利率都有所下行。当期受疫情影响,工业装备板块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421.77亿元,较上年下降9.1%,该业务毛利率较上年减少0.8个百分点。电气能源装备业务受市场竞争影响,毛利率同比减少0.7个百分点;集成服务业务受能源工程与服务的毛利率结构变化影响,毛利率同比下降4.9个百分点。

2020年,上海电气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46.96亿元,同比下降55.30%,主要系当期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123.46亿元。

此外,上海电气2020年新增计提5.51亿元商誉减值准备,其中对TEC4AERO GmbH和内德史罗夫分别计提1.5亿元和3.16亿元,两个公司都属于工业装备经营分部。当期受疫情影响,公司工业装备业务营收同比下滑,公司称对上述两公司预期的未来销售收入下降。截至2020年末,公司未对通讯公司计提减值准备。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版权声明:本作品版权归面包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作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