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杭州小电科技: 2020年净亏损1.04亿元 高额激励费拖累盈利能力

杭州小电科技: 2020年净亏损1.04亿元 高额激励费拖累盈利能力

杭州小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小电科技”或“公司”)于2021年4月30日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中金公司和瑞银集团为其联席保荐人。公司本次上市募资主要拟用于服务网络扩张及配套硬件产品的采购,发展数字化基础设备以及更新充电宝及柜机等五个经营相关用途。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末,杭州小电科技是中国共享充电宝点位数量及覆盖率最高的共享充电宝服务提供商。

2018年至2020年,杭州小电科技的营收增长显著,但三年累计产生净亏损287.2万元。公司的收益主要依赖共享充电宝业务,由于行业竞争加剧、服务的替代方案不断涌现等因素,公司或难以保持业绩持续增长和竞争力。

 腾讯集团附属公司为第一大机构股东 

杭州小电科技的股权结构较为集中,截至目前,其创始人唐永波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35.82%的股权。此外,腾讯集团、红杉资本、蚂蚁集团等多家企业对公司进行投资。

自2017年初至2020年末,公司经历天使轮融资、A轮融资至C轮融资,每股成本自2.39元/股涨至71.67元/股。腾讯集团通过其附属公司林芝利新于2017年和2020年先后参与了对公司的B轮融资和C轮融资,截至发行前,合计持有杭州小电科技9.77%的股权。2020年,蚂蚁集团下属的上海风报参与对公司的C轮融资,投入2.26亿元取得了公司4.97%的股权。

值得关注的是,淘宝中国持有怪兽充电16.5%的股权,是其第一大机构投资者。怪兽充电作为第一家共享充电宝上市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盘中跌破8.5美元/ADS的发行价。

 2020年产生净亏损1.04亿元 高额激励费拖累盈利能力 

2018年至2020年,杭州小电科技的收入增速迅猛,但尚未实现稳定盈利。期间,公司营收自4.23亿元增长至19.11亿元,复合增长率达112.5%,但三年内公司发生累计亏损287.2万元。根据怪兽充电的年报,2019年和2020年,该可比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67亿元和0.75亿元。

杭州小电科技的收入来源较为单一。2018年至2020年,共享充电宝业务的收入分别为4.14亿元、16.17亿元和18.59亿元,通常占总收入的97%以上。充电宝销售和广告服务业务的收入规模较小且未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

费用开支方面,杭州小电科技的分成费用和进场费合计组成激励费,规模较大且增长较快,对公司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2018年至2020年,激励费分别为1.05亿元、7.15亿元和10.12亿元,复合增长率逾200%,远高于同期营收增长率。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小电科技通过设置充电宝点位获取营收的效率较低。公司向点位合作伙伴和渠道合作伙伴支付的激励费占总收入的比例持续上升。另外,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公司设置的点位数量和覆盖率都居行业首位。但公司的营收不及怪兽充电。2019年及2020年,怪兽充电的营收分别为20.22亿元和28.09亿元。

 行业内竞争进一步加剧 替代方案较多市场需求或难持续 

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寡头企业之间的竞争呈加剧趋势。2021年4月1日,怪兽充电上市,搜电充电与街电正式宣布合并。4月30日,杭州小电科技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随着主要竞争对手合并,杭州小电科技在点位数目和点位覆盖率上的优势或将削弱。截至2020年末,业内的前四大参与公司点位覆盖率均约20%,公司以29.2%的点位覆盖率居行业首位。而随着搜电充电和街电的合并,新组建的公司深圳竹芒科技的点位覆盖率将超过公司。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共享充电宝服务平均每笔订单的价格呈上涨趋势。涨价可能推动消费者转向充电宝服务的其他替代方案。

首先,消费者可能购买并自带移动充电产品,从而减少对共享充电宝服务的需求。杭州小电科技在招股书中提到,充电宝、便携式充电器及类似产品价格越来越实惠且易于携带。

此外,公共或免费的移动设备充电产品或服务将对共享充电宝服务提供商施加竞争压力。杭州小电科技称在其运营的点位上,如火车站、机场、咖啡店等,电源插座、充电口及无线充电器等设备或服务日益增加。此类免费替代品将减少消费者租用共享充电宝的需求。

另一方面,共享充电宝服务的发展得益于智能手机的使用不断增加。但随着技术的革新,如智能手机提供商能研发出续航能力更强的手机电池,消费者对共享充电服务的需求也将减少。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版权声明:本作品版权归面包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作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