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卧薪12载:上海互联网的三大突围战

卧薪12载:上海互联网的三大突围战

本世纪的前十年,有两场关于城市未来的著名讨论。
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两场大讨论得到阶段性的解答。

深圳也没有被抛弃,反而随着腾讯、华为等公司的崛起,在全球科技竞逐中成为中坚力量。

城市的产业沉浮,不仅仅关乎城市的命运,也关乎一个国家的产业与经济竞争力。
上海、深圳,以及身后的长三角和大湾区正在发生的故事,或许会提供一个答案。超级城市群将是这场角逐的主力军。
 移动互联网进击战 
两者皆有数据为证。
成立于2010年及之前的上市互联网公司总部分布在26个城市,总市值位居前三的城市分别是杭州(4.28万亿元)、深圳(3.61万亿)、北京(1.46万亿),三个城市市值占比分别约为42.55%、35.85%、14.51%。总部位居上海的互联网公司总市值仅有2575.22亿元,市值占比仅为2.56%,远远落后于杭州、深圳,与北京的差距也非常显著。
创立于2010年及之前,当前市值位列前十名的互联网公司,只有携程一家总部在上海。

但是,如果统计2010年之后创立的互联网公司市值分布(截止2020年5月底),情况则截然相反。

面包财经梳理了2010年之后成立,当前已经在五大交易所上市的48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分布情况,总部分布在8个城市。
很显然,上海互联网经济正在发生肉眼可见的巨大进步。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在12年前的讨论中,曾经列举出过许多阻碍上海互联网经济发展的因素,比如:高房价、商务成本太高、国企和外资经济比重较高而产生的挤出效应……

除了上海自身的调整和互联网经济不同阶段的内生因素外,一个重要的变量是长三角一体化。
拼多多和蚂蚁金服是两个典型的例子。先说拼多多。

而拼多多的创始人黄峥,是浙江杭州人。在创立拼多多之前,黄峥在互联网领域已经有相当成功的经验和丰厚资源,选定上海作为公司总部是综合多方面因素之后的理性抉择。

在2015年前后,拼多多创立之时,市场普遍的看法是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格局已定,阿里京东两强对峙的局面很难被撼动。即便是强大如亚马逊,在全球其他市场攻城略地,在中国电商领域投入重金,却仍然日益边缘化,市场份额被压缩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从供给侧来看,大量拥有制造能力的代工厂和中小商家,难以承受高昂的运营成本,生存空间受到压制。从需求侧看来,由于成本上升,大量价格敏感型的客户对于高性价比产品的需求得不到满足。
而经过多年发展,以长三角为代表的“大包邮区”已经具备完善的社会化物流体系,加上密集的人口分布,使得拼多多在不必自建物流的前提下,平台商家就可以相对低成本的解决物流问题。
行业数据显示,2020年4月,拼多多App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4.65亿,远超京东的2.76亿。
拼多多的迅速崛起,有着天时地利人和多方面的原因,业界有多种解读。但是,除了上文所述的供需两端变化和社会化物流之外,以下这些基本要素是不可或缺的。
二是,高端的研发人才。拼多多表面上是一家新型电商公司,但背后是研发和技术驱动。根据财报,截止2019年12月31日,拼多多研发人员总数为3613人,占员工总数的61.99%。
上面这三个因素,资本和人才,正是上海的优势,而低调务实高效,则是典型的“海派”企业作风。
蚂蚁金服的上海杭州“双城记”是一个更有代表性的案例,体现出上海和长三角都市群之间的无缝对接和良性循环。

2015年7月,蚂蚁金服对外宣称采用杭州、上海双总部架构。
而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2年,蚂蚁金服就向陆家嘴预定浦东金融广场2号办公楼。2019年1月,该办公楼达到预售条件,正式转让予蚂蚁金服,转让价约22.62亿元。
聚集在上海的金融科技领军企业不仅仅是蚂蚁金服。金融科技的主力军——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旗下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则从一开始就集体将总部设在上海。其中包括诸多总部不在上海的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和保险公司。

其中,注册资本最大的是建设银行旗下的建信金融科技,于2018年4月18日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开业,注册资本16亿元,目前下辖多个事业群和直属中心,员工规模近5000人。
不少总部在上海以外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保险公司,也将上海作为旗下金融科技公司的首选地。比如,中国平安旗下的陆金所和金融壹账通,注册地或运营总部都选择了上海浦东。
上海在金融科技领域的领先地位,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得益于自身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以及长三角一体化的融合。
而长三角巨大的经济体量和日益深入的一体化,则让上海的优势更加凸显。
而长三角便捷的交通,则让人才和经济要素的跨城流动异常高效。从上海到杭州、南京的高铁,最快只需要45分钟,到苏州只要23分钟。这个时间,与上海、杭州、南京等城市内部上下班通勤的一般用时也相差无几,甚至更快。

在高科技的版图上,芯片是更关键的制高点。中国在芯片领域仍然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突围。
面包财经梳理了97家在五大交易所上市的内地芯片产业链相关公司,注册地分布在42个城市;总部位于长三角的有49家,其中上海23家(占比23.71%);位于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九城)的有19家,其中深圳12家(占比12.37%)。
从产业链的角度划分,上海初步覆盖了从设备制造、IC设计、IC制造、半导体材料到封装测试等主要环节。
芯片是一个漫长复杂的产业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芯片产业链上两家举足轻重的公司——华为和中芯国际,一家在深圳,一家在上海。
简单的总结,攻克芯片难关,需要巨额的资本、高端的人才、丰富的产业链基础。现有的数据证明,这些要素已经密集的分布在超级城市群内,未来还会进一步聚集到都市圈内。
以芯片设计环节为例。ICCAD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中国芯片设计公司数量大幅提升,2015年仅为736家,2019年则增长至1780家,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4.71%。这些公司大部分都聚集在长三角、大湾区等城市带。
除了作为国际大都市独特的资源禀赋之外,上海持续改善的营商环境是包括互联网在内的新兴产业迅速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
需要指出的是,世界银行通常是以一到两个样本城市作为各个经济体的评价依据。中国的样本城市有两个,即上海和北京,其中上海占55%的权重,北京占45%。相应的,美国的样本城市是纽约和洛杉矶,日本是东京和大阪。
2020年4月,上海出台《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提出了上海在线新经济四个“100+”的目标。

 

版权声明:本作品版权归面包财经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作品。



推荐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