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江阴银行:营收增幅居上市农商行榜首,动力源于支农扶小助微

江阴银行:营收增幅居上市农商行榜首,动力源于支农扶小助微

江阴银行日前发布了2018年报,营收与净利润均创历史新高。

财报显示:2018年,江阴银行营收同比增长27.09%,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6.05%,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6.86%,全年业绩依然保持着“稳中有进”的良好态势。

除了关键的盈利指标外,江阴银行的资产规模、信贷规模及资产质量等核心指标均有明显改善。其中,贷款总额达629.86亿元,较同期相比增长12.77%,不良率为2.15%,较同期相比下降了0.2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提升至233.71%,资本充足率也上升至15.21%。

 营收增速位居农商行榜首:扎根地方经济 

目前,A股的上市农商行共有6家,均来自江苏省。根据年报及业绩快报的数据来看,各上市农商行2018年营收都保持了较快增长,增幅均超过10%。 

江阴银行的营收增速位居榜首,同比增长达27.09%,总营收创下了历史新高,达到31.86亿元。由于加大拨备力度等因素的影响,净利润增速慢于营收增幅,但金额同样创下历史新高:归母净利润为8.57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8.98亿元。以下是江阴银行历年营收及净利润走势图:

年报显示:营收的大幅增长与该行贯彻“乡村振兴战略”,“支农扶小助微”,持续加大对实体经济、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此外,业务产品的再创新、国际业务的再发展以及业务资质的不断增加,不仅使江阴银行成为无锡地区首家取得开办普通类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的农商行,也为该行稳定并新增了一批优质客户。

除了收入结构改善,在总营收中最大的利息净收入恢复增长是江阴银行去年营收快速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以下为历年江阴银行利息净收入和增速情况:

受外部经济环境和净息差、净利差收窄的影响,从2016年到2017年,江阴银行的利息净收入曾经连续两年下降。2018年,江阴银行的利息净收入重回上升通道,达到23.42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为73.51%。

营收与利息净收入较大幅度提升,一方面归因于外部环境改善,整体市场息差水平有所提升,另一方面则与江阴银行加大针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力度,尤其是加大“支农支小普惠金融”力度相关。

根据年报数据,2018年江阴银行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流出118.98亿元。这同样也与该行 “支农扶小助微”,加大对实体经济、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有关。

就经营性现金流问题,2019年3月19日,在年度业绩说明会上,管理层指出:2018年江阴银行将大量资金用于中小微企业的贷款发放,并相应对存放同业和同业拆借及债券投资等资产业务进行了结构性调整,从而导致经营性现金流出增多。从目前的资本金来看,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并不会对该行的经营业务产生较大影响。

 信贷投放力度加大:支农扶小助微 

作为中小银行,农商行天然植根于实体经济,经营状况与地方经济发展休戚相关。

年报显示,以不同的维度划分,江阴银行的信贷投放集中在支农、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和制造业领域。截止2018年底,江阴银行的总资产达1148.53亿元,较上年末增长了4.98%。贷款总额达629.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2.77%。贷款总额和增速均创近年新高。下图是江阴银行资产与存贷款总额变动趋势图:

年报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底,江阴银行对纯农业贷款的支持占江阴市银行业总规模的90%以上,全行贷款中,中小微企业贷款占比83%,民营企业占比78%,制造业占比50%,制造业贷款占比远高于无锡银行业28%和和江苏省银行业16%的平均水平,保持全省第一。

贷款规模提升,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针对江阴当地实体经济发展的特点,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江阴银行结合中国制造2025江阴五年行动计划,对本地企业采取投放短期资金的方法,以保证其短期、临时资金得到及时满足。

针对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江阴银行通过设立专门服务小微企业的“快贷中心”,成为江阴市中小微企业信贷风险补偿资金池主要合作银行。此外,江阴银行还开办了“信友贷”、“税信贷”、“拍卖贷”、“外贸融资宝”,推出包括专利权、 商标权、股权等在内的新型权利质押贷款等业务,以此化解江阴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担保难的问题。

在农村金融惠民工程上,建立农村金融服务站,打造普惠金融流动银行车,建成了覆盖全市自然行政村的农村“三资”系统平台。

 优化资金投资配置,投资收益翻倍增长 

投资收益快速增长是年报的一个亮点:2018年实现投资收益7.1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16.71%,延续了过去几年的高增长态势。 

针对投资业务的业绩和未来可持续盈利能力,江阴银行管理层结合年报数据,在业绩发布会上介绍:2018年度该行加大信贷资金投放力度的同时,优化对闲散资金投资管理,积极响应政策,重点配置低风险的政府债、金融债、公募基金等。未来将紧跟市场节奏,在保障全力支持实体经济的基础上,继续提高资金业务的使用效率,防范风险,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下实现盈利的持续增长。

财报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底,江阴银行资金业务合计384.23亿元,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为33.45%;其中,基金的在资金业务中的占比约为25.8%,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为8.6%。

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券则是该行持有至到期债券的主要投资方向。截至2018年末,江阴银行持有至到期投资中的国债和地方政府债投资余额分别为90.75亿元和58.09亿元,占持有至到期投资总额的60.57%、38.77%。

 拨备覆盖率连升三年,不良率继续下降 

年报显示出,江阴银行的核心风险监管指标有明显的改善:2018年末江阴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15%,较年初相比下降了0.24个百分点。

在不良率连续两年下降的同时,拨备覆盖率持续提升。数据显示,2018年底江阴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为233.71%,较上年末提升了超40个百分点,较2016年末提升了超过60个百分点。

资产质量的提升部分得益于江阴银行持续推进不良清降和加强授信管理。年报显示,江阴银行对重点领域进行风险排查,摸排授信客户风险情况,督促支行提前落实转贷手续,防范资金池贷款企业的续贷风险。

年报还显示出,从谨慎性原则考虑,江阴银行去年加大了对贷款的减值准备计提,进一步抗风险能力,优化资产质量。2018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4.40亿元,同比增长126.70%。

从逾期贷款来看,截止2018年底,江阴银行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共计11.93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45%,连续两年呈下降状态,其在总贷款中的占比也缩减至1.89%,资产质量进一步得到优化。

上市农商行资产质量改善具有一定的行业普遍性。根据业绩快报,除了江阴银行以外,其他几家农商行的资产质量都有提升,不良率较去年相比均有所下降。 

通过与全国农商行的整体不良率走势对比,可以看出,当前上市农商行的资产质量和变动情况明显优于行业整体情况。

根据银保监会的行业统计数据,截止2018年底全国农商行的不良率为3.96%,虽然较三季度末小幅下降,但仍远高于城商行、股份行和国有银行的不良率水平。

而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上市农商行对于资产质量的把控,整体上要好于非上市农商行。尤其是对不良贷款认定比较严格,90天以上逾期占比较低,上市农商行后续资产质量压力明显小于非上市农商行。

 资本充足率提升 

年报数据显示,江阴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从2017年底的14.14%提升到2018年底的15.21%,提升了1.07个百分点。

从历年数据来看,近几年江阴银行的充足率指标稳中有升。

2018年,江阴银行发行了2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募集资金净额用于补充本行的核心一级资本,这也使得江阴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2018年出现明显提升。财报数据显示,江阴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2017年的12.94%提升至14.02%,提升了1.08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较去年相比也提升了1.09个百分点,至14.04%。

年报同时披露,2018 年度利润分配预案为:以未来实施分配方案时股权登记日的总股本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 10 股派发现金红利 0.5元(含税),送红股 2 股(含税)。

通读江阴银行上市以来的定期报告,财务与经营状况整体上改善明显,尤其是2018年营收和利润均创历史新高,要害其实在于扎根地方经济,支农、扶小、助微。(JW)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