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宁德时代财报速读:单季利润翻倍,应收款计提政策影响利润含金量

宁德时代财报速读:单季利润翻倍,应收款计提政策影响利润含金量

创业板老大宁德时代(300750.SZ)日前披露了首份三季报:前三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9.85亿元,同比增长88.71%;单三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2.88亿元,同比增长137.92%。

下半年是新能源汽车产销旺季,公司第三季度营收及利润增速均明显提升。

不过,受新能源汽车补贴滑坡影响,公司近年来应收账款大幅增加,而1年以内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不到0.1%,值得关注。相对较低的应收款计提比例,或许会影响这家“独角兽”公司的利润含金量。

先简单回顾一下宁德时代的成长史。

 政策红利与新能源风口下诞生的千亿“独角兽” 

宁德时代(CATL)成立于2011年,目前主要业务包括新能源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电池系统以及锂电池回收业务,下游客户有宇通、吉利、金龙汽车及东风汽车等。公司主要产品包括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和锂电池材料,其中动力电池系统贡献公司80%以上收入。

受益于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的推动,尤其是补贴政策,2013年之后,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整体发展较快。

根据中国工业汽车协会数据,新能源汽车产量从2014年的7.85万辆增长至2017年的79.4万辆,3年间扩大了10倍;2018年1-9月,新能源汽车产量73.46万辆,同比增加73.3%。以下为新能源汽车产量变化:

而在海外占有较大市场份额的松下、三星 SDI、LG化学等外资企业生产的电池无法进入国内补贴目录,国内的动力电池企业获得快速发展,宁德时代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自2014年动力电池产业配套以来,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出货量持续增长。根据公司招股书,截至2017年公司动力电池销量达11.84Gwh,同比增长74%,市场份额居全球第一。

以下为宁德时代招股书中披露的2017 年全球动力电池企业销量排名:

但在2015年行业骗补事件爆发之后,补贴政策开始有所调整,呈现补贴额度收紧,补贴门槛逐渐提高的趋势。以下为公司招股书中披露的我国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历程:

不少券商等研究机构预计:根据政策规划,预计2020年以后可能会完全取消对电动汽车的补贴政策。在政策红利消退之前,2018年6月,宁德时代在A股上市,目前总市值维持在1600亿以上。

 补贴退坡:电池售价下滑 毛利率承压 

对于动力电池厂商而言,新能源补贴退坡最直接影响是动力电池价格的下滑。根据招股书,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销售均价为1.41元/Wh,同比下滑31.59%。

以下为公司动力电池销售均价及毛利率变化:

另外,动力电池主要原材料之一金属钴的价格在2016年底开始回升,2017年延续上涨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电池厂商的成本,公司毛利率及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出现下滑。

根据财报,2017年,公司营收199.97 亿元,同比增长34.40%;毛利率36.29%,同比下降7.41个百分点;扣非后归母净利润23.76亿元,同比下滑14.74%。

财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191.36亿元,同比增加59.85%;归母净利润23.79亿元,同比下降7.47%;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9.85亿元,同比增长88.71%。

2018年三季报,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恢复增长,但毛利率进一步下滑至31.28%。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受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影响,下游整车厂商现金流趋紧,公司应收账款增加速度较快。

应收款和应收款计提政策,是解读新能源产业链公司财报时需要格外重视的一个指标。三季报的数据比较简单,要研究这个问题需要翻查半年报和招股书。

 应收款增加:1年以内计提比例不到0.1%?

翻查过往财务数据:2015年之后,随着营收增长,公司应收账款也以较快速度增加,且应收账款周转率在2016年及2017年出现下滑。截止2018年9月底,公司应收账款98.5亿元,与年初相比增加了42.37%。

以下为根据公开数据绘制的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账款周转率变化:

从2018年中报数据来看,公司95%以上的应收账款账龄在1年以内。

如下表所示,宁德时代1年以内应收账款额远高于同行业公司,但1年以内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不到0.1%,远低于同行业公司。坚瑞沃能、成飞集成、国轩高科及亿纬锂能1年以内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分别为1.00%、1.63%、5.00%及5.64%。

为什么宁德时代的应收款计提比例比较低?在应收账款的回款上,宁德时代更乐观还是有其他的原因?进一步翻阅财报,这或许与收入结构及计提政策有关。

从财报的编制基础来看,公司1年以内应收账款按业务分别计提坏账准备,其中,动力及储能电池业务零计提,锂电池材料业务3个月以内及3个月到1年的计提比例分别为1%及5%。而由于公司90%以上的收入来自于零计提的动力及储能电池业务,这实际上导致了公司整体计提比例偏低。以下为2018年中报里相关信息截图:

对于坏账准备计提较少,公司在招股书中给出解释:“由于公司客户主要为国内大型整车企业,信用状况良好,应收账款回款正常,且公司98%以上应收账款账龄在1年以内,因此计提的坏账准备较少。”

另外,公司在2018年中报里给出了风险提示:“虽然期末应收账款的账龄主要集中在1年以内,但由于应收账款金额较大,且占资产总额的比例较高,如不能及时收回或发生坏账,将会对公司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总体而言,宁德时代的计提政策是符合会计准则的,整体计提比例较低与其产品结构和计提政策都有关系。但是,在当前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面临政策和市场双重考验的背景之下,对于应收账款的安全性予以重点关注仍是非常有必要的。

至少,计提比例的变动会影响利润的含金量。(YYL)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