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区块链生死局:散户蒙眼进场 庄家高位派发 两天套现30亿

区块链生死局:散户蒙眼进场 庄家高位派发 两天套现30亿

西风东渐,在大洋此岸掀起阵阵狂潮。

2018年一开始,从大洋彼岸中概股开始热炒的区块链概念,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席卷大A股。

一时间,连坐着免费班车去超市扫货的老大妈都边打着毛线边问:啥叫区块链?

开年热词区块链到底火成啥样?

某虚拟货币交易网站的“首席战略官”在参加一家券商紧急组织的机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感叹:最近太忙了,推掉了好几十个邀请,才能来跟各位机构投资者交流——主要是因为我跟某某研究员私交好。

按照大A股的风格,二级市场一定会来一波热炒。先看看这个板块的涨幅:

在区块链概念股中,年初至今涨幅靠前的股票以中小盘股为主,市值多在百亿之下,涨幅动辄超过40%,除去新股不谈,足以秒杀其它板块。

火热归火热,但是面包财经发现,这两天有些区块链风口上的公司成交量骤增,正在显示出“庄家精准出货,韭菜高位接盘”的征兆。

比如,市值仅为60多亿元的安妮股份(002235.SZ)。先来看看其近期的股价走势:

从2018年初的10.26元/股飙涨至2018年1月16日的15.68元/股,涨幅为52.83%。

随着股价飙涨,其成交量在本周骤然放大:2018年1月15日,成交量为107万手,换手率高达32.1%,而在以往,换手率通常在5%以下。

光1月15日和16日这两日的成交额总和就超过30亿元,要知道其流通市值才不过50多亿。

有人买就有人卖,不然就没交易量。在区块链概念感召之下,一大波散户排队进场,那到底谁在高位套现离场呢?

置身如此疯狂的区块链概念热潮中,安妮股份的质地究竟如何?是真的能乘着区块链东风飞上天,还是落得狂欢后的一地鸡毛?

回归常识,不妨来读读安妮股份的财报。之所以选择涨幅不是最大,市值也不是最高的安妮股份,很大原因在于在之前市场炒作互联网、彩票等炙手可热的概念时,这家公司也都是座上宾。

 造纸商安妮股份与区块链的那点事:谋求转型 切入数字版权业务 

安妮股份于2008年在中小板上市,彼时主营业务是商务信息用纸制造。

按理说,一家传统造纸公司与区块链还真的很难扯上关系。不过,安妮股份自从2011年开始就一直在谋求转型,期间发展过互联网广告营销、互联网彩票等业务。而2018年年初的这场区块链小旋风,则是由其2016年巨资并购的一家数字版权公司带来的。

2016年,安妮股份并购畅元国讯,正式切入数字版权领域。2017年,公司上线“版权家”网站,提供版权认证服务,下图截自“版权家”官网:

对区块链的描述则出现在2017年半年报中:“在依托DCI体系的基础上,公司持续研究智能AI技术及区块链技术在版权领域的应用……”。此外基本没有更详细的介绍。

但是到了2018年初,区块链概念大火之后,公司便与投资者有了密切的互动交流。1月11日至12日,短短两天便公告了三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无一例外地,投资者的关注重点都在区块链上。

在2018年1月10日与投资者的电话互动中,安妮股份解释了区块链技术在版权保护中的运用。根据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安妮股份于2016年11月引入区块链技术运用到版权保护中,是国内首家将区块链技术运用到版权保护中的企业,版权区块链系统获得工信部电子标准院测评证书。

而就在几个月前,也就是2017年8月24日的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中虽然也提到了版权业务,但彼时尚未谈及区块链。

不知道这算是误打误撞,深谋远虑,还是跟风追击呢?

 小市值高估值:拿什么支撑百倍市盈率?

先不说其具体的业务转型情况,光看安妮股份上市这近10年来的业绩,就会感到森森寒意。

刚上市的头两年,可以说是安妮股份业绩较光彩的时期了。2008年和2009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462.24万元和4226.73万元。但随后净利润情况直转急下,2010年和2011年仅录得254万和417万的归母净利润,在2014年甚至产生9200多万的巨额亏损。

2008年至2016年的累计归母净利润(盈亏相抵)仅为3500多万元。

而纵观安妮股份历史PE走势,剔除亏损时期不算,大部分时间的PE值竟然都在100倍以上!一般来说,这种估值水平就需要多年保持50%甚至是100%以上的利润增速才可维持。

但是,结合安妮股份历年的业绩情况来看,“成长性”这顶帽子真的不太容易戴到头上。此次所谓的区块链概念真的能够支撑如此高的市盈率吗?

 证监会和财政部双双盯上 连续两年出现会计差错 

经营不善可以从多方面找到借口,但是,财报编制出错,就不能怨天怨地怨对手了。

2010年2月,厦门证监局对安妮股份进行立案调查。2011年9月底,安妮股份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证监会认定安妮股份在2008年虚增利润1609.13万元,该笔利润占2008年调整后利润总额的38%。

事实上,在证监会正式下达处罚之前,安妮股份已经在2010年4月对2008年度会计差错进行了更正。

除了2008年虚增利润外,在2010年财政部对安妮股份开展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中,发现其2009年的财报编制又出了幺蛾子。最终,安妮股份调减2009年归母净利润240万元,占2009年调整后归母净利润5.7%。

上市后连续两年财报出现问题,即便是对于以读财报为主业的面包财经小伙伴们,也算是开眼界了。

 巨额并购谋转型 高商誉悬顶 

虽然说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但既然会计差错更正已经是陈年往事了,姑且不去细究。

说回到安妮股份近年来的转型之路。要从传统造纸行业跨入互联网行业,并购当然是一个常见的“捷径”。下表为安妮股份主要转型并购情况:

在历次并购中,耗资最大的要数对畅元国讯的并购。畅元国讯主营业务是数字版权经营,包括版权技术业务、版权保护业务、版权交易业务和版权增值业务。

2016年,安妮股份以发行股份和现金支付方式收购畅元国讯100%股权,支付对价11.38亿元,相较评估净资产4799.58万元,增值率为2271.54%。

如此高的增值率,自然会带来高商誉。2016年在完成对畅元国讯的并购后,安妮股份的商誉账面值增加了10.41亿元,占2016年末的净资产比重达43%。

再加上之前的种种并购,截至2017年9月底,安妮股份账面商誉价值为11.04亿元,占净资产的比重超过45%。

当然,如果能够带来实打实的利润增长,高商誉并不是不可以接受。但是,一旦新并购公司业绩增幅出现下滑甚至是利润大幅下降,那么巨额的商誉减值将不可避免,而这将对利润造成致命的影响。

畅元国讯目前尚处在业绩承诺期,其2016年已实现业绩承诺,而2017年前三个季度实现净利润只有6574.81万元,不知道能否在2017年第四季度努力一把,实现2017年净利润不低于1亿的承诺?

 商誉减值地雷集中引爆 区块链真的能成为护身符?

说到高商誉,就必然会想到商誉减值,这可是利润大杀器。

实际上,在2016年安妮股份就集中对四项商誉进行了减值:

2016年共计提了2798.35万元的商誉减值,其中有三项商誉均为100%计提,但合计金额占比不大。最大的一笔减值则是对2015年并购的微梦想进行的计提,高达2557.33万元,占总计提金额的91%。而在2016年,安妮股份的归母净利润也才不过1200万元。

说一点细节。

微梦想的主营业务是通过运营自媒体账号汇聚流量后,依托互联网社交平台作为营销推广信息发布平台,为客户提供以广告形式为主的移动互联网营销推广解决方案。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简单的理解为:运营公众号,然后卖力拉广告?突然间感觉,在公众号上码字似乎、仿佛、也许还真是一个前途无量的工作。

2015年,安妮股份以9639万元并购了微梦想51%的股权,相当于对微梦想的整体估值为1.89亿元,溢价近10倍,产生商誉8493.84万元。后在2016年又并购了微梦想30%的股份,现金7040.81万元支付,按此估价微梦想1年后的整体估值约为2.35亿元。

但是,在收购微梦想30%股权后,微梦想并没有完成2016年的业绩承诺:承诺净利润为2690万元,而实际仅实现了净利润133.17万元,完成率仅为4.95%。

而在2017年上半年,微梦想仍亏损60.68万元。至于是否还会进一步减值,则要看微梦想接下来具体的业绩情况。

上市10年,业绩始终难有起色,不知在数字版权领域,安妮股份是否真的能有所成?

对于这两天接盘的散户们来说,当前最现实的问题是:区块链概念热炒过后,谁来接盘?

你看到的是区块链,人家看到的是接盘侠。二级市场里买的每一手股票,背后都有一个卖家,为什么人家会卖呢?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