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中国有7亿男人却没有顶级男装品牌?那些年服装老板去做房地产了

中国有7亿男人却没有顶级男装品牌?那些年服装老板去做房地产了

有一个问题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中国14亿人口,一半是男人,却没有一个能够享誉全球的男装品牌。

缺钱吗?当然不,每一波上市潮,服装行业都没有缺席。

缺市场吗?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男人,没见过谁光着身子在大街上溜达。

缺技术吗?国产动车都要出口了,服装技术没那么难;服装类的上市公司大多数都有几家子公司被认定成高科技企业。

缺人才吗?按照一贯光荣正确的林毅夫教授的说法,天才在人群中的分布是有概率的,中国人口最多,天才的总数也应该最多。

带着这个朴素的问题,我们翻了翻上市服装企业这么多年的报表。额,原来那些年服装老板们在忙着搞房地产、搞资本运作、搞O2O、搞互联网+……

那些年,老板们已经不好好做衣服了。

 赚快钱的日子: 小裁缝成了资本大佬 

改革开放之后,服装是最早爆发式增长的行业之一。特别是浙江、福建等沿海省市,服装工厂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廉价的人工成本、政策支持、内需释放加上外贸出口,八九十年代,有服装就是钱。一家服装上市公司的老板曾“抱怨”过:那时候排队买衣服的人太多,业务忙的时候,服装都是从客户头顶仍过去。

90年代中国就成了纺织与服装大国。1994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达355.5亿美元,占全球纺织品服装比重的13.2%,成为世界纺织服装第一大出口国。

那时候不像现在,汽车、电脑、手机、钢铁、电解铝……凡是数的出工业门类,大部分产品中国的产量都是全球第一。20多年前,纺织业的这个全球第一,确实让彼时的国人和媒体兴奋了许久。

经过多年的混战,一些从事贸易和外贸代工的服装企业开始创立自己的品牌。杉杉、雅戈尔、七匹狼、 九牧王、红豆等品牌纷纷开始崭露头角。

在每一波上市潮中,服装企业都没有缺席。到了90年代初,上交所与深交所成立, 1996年杉杉股份成为中国服装业第一家上市公司,随后雅戈尔也于1998年底上市。

2000年后,更是开启了服装企业上市大潮。七匹狼、报喜鸟、中国动向、美邦、中国利郎……纷纷走向资本市场,小裁缝变身资本大佬。

按照证监会的分类标准,截止当前,A股纺织服装、服饰类上市公司共有35家,这还不包括在港股上市的服装类公司。

 服装老板们的花样跨界:搞房地产,搞投资,搞互联网金融……

但是很多已经变身上市公司的服装企业,并没有专注于主业,各式各样的“跨界”动作让人眼花缭乱。

房地产是上市服装企业最早开始涉足的跨界行业。雅戈尔早在1992年就开始涉足房地产开发,并在1993年开始介入股权投资领域,随后进一步涉足了证券、银行等金融领域。

2003年,房地产行业贡献公司22%的营业收入。到2013年时,服装主业贡献的营业收入在公司总营收中的占比已经下降到30%。

杉杉股份则更多涉足新能源领域和投资领域。今年6月向港交所提交了聆讯资料,分拆服装业务赴港上市。作为一家以服装业务上市的公司,在分拆完成后,杉杉股份将彻底告别服装业务,成为一家以锂电池材料及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为主营业务的高科技新能源企业。

作为在2000年前首先上市的两家服装企业——杉杉股份以及雅戈尔,当前营收的重点早已经不在服装主业。

后来上市的服装企业,所涉足的行业更是五花八门。2015年1月,报喜鸟发布公告,成立报喜鸟投资,发力互联网金融,并称未来两年对外投资额度将达2亿元,推进公司“实业+投资”的发展战略。

成立产业投资基金似乎也是上市服装企业的“挚爱”。

2015年7月,七匹狼发布公告,从公司于 2012 年 6 月通过定向增发募集的资金17.66亿中拿出10 亿元作为注册资本投资设立一家全资投资子公司,通过直接投资或者组建专项基金的形式去参与一些服装行业以及相关的时尚产业、零售消费产业的新机会。

同属于 “闽派”男装的九牧王也不不甘落后。在七匹狼公告发布前后,九牧王也披露旗下子公司拟发起设立互联网时尚产业基金,基金规模为10亿元,将围绕消费升级与移动互联网主题,专注于互联网时尚生活相关的投资。

大致数一数,房地产、新能源、O2O、互联网金融、产业投资基金、证券、银行……,不同时期的热门跨界领域,总少不了上市服装企业的身影。

 巨头是怎样炼成的?80年只做一个拉链 

2013年之后,上市服装企业普遍经历了利润下滑和关店潮。2014年,七匹狼终端渠道减少681家,中国利郎店铺数量减少376家,九牧王门店数量减少179家。2012-2015年,3年内美邦服饰关闭了1500家店面。

不少上市公司在解释业绩下滑和大面积关闭店铺时,往往将原因归结电商冲击,宏观经济下行,市场竞争激烈等等。但实际上这一时期包括ZARA、优衣库和H&M在内的跨国品牌在中国市场迅速扩张。

业界将这些品牌的扩张更多归因于“平价快时尚”的商业模式所带来的竞争力,但事实上所有这些品牌都是用时间磨炼出来的。从创设到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品牌,ZARA用了40年,GAP用了46年,优衣库用了53年,H&M则用了68年;无论在品牌定位和商业模式上有多大差别,这些品牌一个共同点都是,数十年如一日聚焦于主业。

最近两年“工匠精神”成为一个时髦的口号,但以此为标签的企业似乎忘记了,真正的工匠精神依靠的是时间与专注的堆积。

日本被誉为是“工匠之国”,只有在行业内非常专注、做得出类拔萃的人,才能被称为匠人。在日本,如果你被称为匠人,就意味着你得到了极大的褒奖和尊重。

例如,拉链大王吉田忠雄,80年专注于做一个拉链。通过精确的工艺、原料和管理方法,使得拉链品牌YKK成为行业鼻祖,代表着行业标准。

吉田忠雄1934年在东京都东日本桥建立3S商会,开始生产和销售拉链产品。抱着“一根拉链永远无法成就一件衣服,但它能轻而易举地毁掉一件衣服”的信念,吉田忠雄不停地为追求梦想而工作着。

他经历过战争时代的绝望,也经历了70年代石油危机的洗礼,但他从未忘记初心,将拉链事业拓展到了世界各地。80年代,吉田已在39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42家工厂和137个销售点。

更为难得的是,吉田忠雄并不以雄踞世界拉链业的霸主地位为满足,每年还至少支出10亿日元的经费供研制之用,开发出的拉链品种达400多种。有用于衣裤鞋帽、箱包盒袋上的,有用于潜水服上的防水拉链,有耐高寒抗腐蚀的拉链……

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吉田做不到的拉链。迄今为止,吉田因创新与改进而获得的拉链专利权,在日本国内有1500项,在国外也有14项左右。

一条小小的拉链,很不起眼,却有着惊人的营业数字——营业额达25亿美元,年产拉链84亿条,占日本拉链市场的90%,美国市场的45%,世界市场的35%。

此外,还有创造精密陶瓷帝国京瓷(Kyocera)的稻盛和夫。稻盛和夫于1959年创立了京都陶瓷株式会社,专注与研发和技术创新,在精密陶瓷上做到了极致,从20多人的规模发展到目前全球员工总数已经超过7万人。

 梦醒时刻:中国人还有机会吗?

作为服装产量最高的国家,中国究竟能否在服装领域产生真正靠谱的上市公司?

也许还是有机会的。在体育鞋服行业,已经有了一些苗头。

2012年之后,中国体育鞋服市场曾经历严重的库存压力,包括安踏,李宁、特步、361°等体育品牌都先后经历了营收和利润的大幅下滑。

但五年之后,体育鞋服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进入2017年之后,安踏总市值开始突破800亿港元,成为耐克和阿迪达斯之后,全球市值第三大的体育鞋服上市公司。从2012年的低点算起,至今股价已经上涨了7.6倍。

是同样在港股上市的李宁、特步、361°三家总和的3倍多(截止8月30日)。上市十年来,安踏股利支付率保持在60%以上,累计现金分红超过人民币100亿元。

2017年上半年,安踏营业收入74.96亿元,净利润14.51亿元。安踏此前公布的2020年目标为:“集团销售流水年复合增长率15-20%;销售数量方面,鞋类销售量目标是达到1亿双,服装类销售量达到1.3亿件;在渠道方面,集团店铺数量将超过11000间。”

另一个规模不大,渐渐远离内地消费者视线的品牌——佐丹奴,却在海外市场扎下了根。截至今年6月底,佐丹奴在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经营着2371家门店。今年上半年佐丹奴的销售额中,中国大陆以外地区的销售占比已超过四分之三。

在行业低迷的大环境下,得益于海外业务,佐丹奴业绩在2015年企稳回升,并于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与净利润双增长。行业阴霾下依然保持着稳定的现金流入,最近十多年,佐丹奴股利支付率保持在90%以上。且今年6月以来,耗资2541万港元,持续回购582.8万股。

安踏主要的销售仍在国内,中高端产品主要来自此前收购或者合作的国外品牌,但持续攀高的市值,至少表明,资本市场其实对于专注于主业的公司更为认可。

佐丹奴品牌也远称不上具有全球影响力,但已经证明了在主业上精耕细作,仍然可以具有长期的股东回报。

事实上,在服装领域做到极致,即便不涉足五花八门的跨界业务,也足以创造巨大的财富。

几十年如一日的专注,堆积出来的不仅仅是品牌,还有创始人家族的身价。ZARA的老板阿曼西奥·奥特加(Amancio Ortega),一度超过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优衣库(迅销)老板柳井正,则问鼎日本首富的宝座。

股市短期是投票机,长期是称重机。品牌亦如是,自己都不专注,顾客如何买账?

返璞归真,胜过花样跨界。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