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保监会使出杀手锏,能否逼出幕后大佬真身?

保监会使出杀手锏,能否逼出幕后大佬真身?

2月24日,一家保险公司需要向保监会交代其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的关系。根据公开信息,这是保监会首次以公开问询的方式追问一家保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被问询的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资产规模在保险行业并不算大,但去年底问世的“公开质询”制度,是否能成为监管部门逼隐身幕后的资本大佬“现形”的一大杀招,值得高度关注。

 追问实际控制人:保监会周末发问 

保监会此次的公开问询速度之快,出乎人多人的预料,由险资引发的争议仍在持续发酵中。

上周,有媒体报道称,昆仑健康系“佳兆业郭英成家族”实际控制的企业。认为,郭英成家族通过四家关联公司,绕过监管规定,曲线成为昆仑健康的控制人,掌控了一张保险牌照。

报道迅速引起了保监会的注意。不等到工作日,2月19日(周日),保监会就通过官网公开向昆仑健康发问,要求其就相关问题进行认真核查,并向保监会作出书面说明,直问是否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有关等问题。

具体问题包括:

一是公司股东宏昌宇咨询等四家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有关,入股资金是否来源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下属企业或其关联方;

二是公司各股东的股权结构(树状图)及其实际控制人情况;

三是公司是否有实际控制人。如有,详细说明实际控制人的有关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对昆仑健康发出问询函是保监会首次使用公开质询制度。保监会要求,昆仑健康应于2月24日前书面回复保监会。

最厉害的还是问询函第四条中措辞严厉的警告:

“请你公司及股东就提供说明的真实性出具承诺函,如有虚假或隐瞒信息,自行承担后果,自愿接受保监会对所持股权采取的处置措施。”

简单的说就是:必须说实话,否则后果自负。

注意,这个问询函是公开发布的。如果昆仑保险和四家被询问的股东不说实话,事后被查出来,等于是在公开挑衅监管。

事实上,从此前一系列出台的监管政策可以看出,防控风险在保险监管中的重要性越发凸显。

而保险监管问询模式的开启,不仅体现了保险业将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思路,同时也透露出公司治理将是2017年保险监管的重中之重。

 险资凶猛:巨量资金翻江倒海 

2016年的A股市场中,险资扮演的角色让人过目难忘,其大肆疯狂举牌上市公司的行为,正如力拔山兮的“野蛮人”横空出世,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敲响了A股市场的大门。

“野蛮人”究竟有多野蛮?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整个2016年,险资在A股举牌投资了约120余家上市公司。

从宝能系旗下的前海人寿不断举牌万科A及“血洗”南玻A,到恒大系旗下的恒大人寿异军突起在资本市场上掀起举牌大战,再到安邦人寿一周内两度举牌中国建筑,阳光保险举牌伊利股份和吉林敖东等等,从前低调内敛的险资,摇身一变成了搅动A股的“资本大鳄”。

无论是凶猛彪悍的“野蛮人”亦或是叱咤风云的“资本大鳄”,对于资本的追逐亦如嗜血的野兽,2016年这些身先士卒的“野蛮人”的表现,无疑让国内各路资本看到了险资的强大能量。

数据显示,仅2016年就有近230家产业公司申请发起设立40余家险企,加之此前提出申请的待批保险公司约有200家。

那么问题来了,险资何来如此大的能耐?

在我国金融业中,保险业的规模并不大。保监会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保险业资产总量15.12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2.31%;同样,银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银行业资产总额为232万亿元,同比增长15.8%。

也就是说,一个银行业相当于15个以上的保险业。

不过,相对于不再“躺着赚钱”的银行业来说,保险业的发展势头却是蒸蒸日上的。保监会公布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保险行业共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3.1万亿元,同比增长27.5%,增速创2008年以来新高。

可以说,社会资本觊觎保险牌照,不仅是源于近年来保险业发展势头迅猛,不少传统企业更希望通过借道保险获得廉价、稳定的现金流。

 公开质询亮剑 保险能否真的姓保?

2016年,险资疯狂举牌搅得A股市场不得安生,一石激起千层浪的背后却是监管部门的震怒。

2016年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公开脱稿痛批“野蛮收购”。同时,为了确保“保险姓保”,保监会也频出狠招,从各个角度痛击“野蛮人”。

2016年12月28日,保监会起草了《关于建立监管公开质询制度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明确,质询范围为社会媒体关注,涉及公众利益或可能引发重大风险的事项。

主要分为三大类:

一是公司治理类:包括保险公司股权、股东关联关系、入股资金、关联交易、治理运作,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履职行为等有关问题;

二是业务经营类:包括保险产品设计、业务模式、销售理赔行为等有关问题;

三是资金运用类:包括保险资金举牌、收购、境外投资,以及与关联方之间开展的保险资金运用等有关问题。

监管公开质询制度对于强化监管而言,无疑是一项利器。

此外,自今年2月起,保监会已经启动全面修订《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工作,通过设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提高准入门槛,规范投资入股行为。将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由51%降低至1/3,防范不正当利益输送风险。

2月中旬,权威媒体引用保监会相关负责人的观点指出,规范的公司治理是防范风险的治本之策,监管部门从源头入手,通过设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提高准入门槛,严防“动机目的不纯”的社会资本投资保险业,确保“保险姓保”。

今年以来,已有4家保险公司筹建申请被否,相当于去年一年筹建申请被否的总和。

上述4家筹建申请被否的保险公司分别为正佳人寿、福泰财险、福康人寿和中阿人寿。保监会给出的理由包括:差异化经营、战略发展规划不清晰、相关主业不突出、主要股东不符合具有持续出资能力,最近三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的相关要求、发起人自有资金不足等。

此次保监会首度发问昆仑健康险是否涉嫌股东关联交易并将矛头直指郭英成家族,最终结局到底如何?

不仅对昆仑健康和郭英成,对保监会着力推进的公开质询制度,都是一个考验。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