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面包财经 > 中国新生儿多增140万 人口危机真的逆转?

中国新生儿多增140万 人口危机真的逆转?

赶在春节之前,国家卫计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全面两孩政策的最新情况。2016年,中国出生人口比前几年的平均水平增加140多万,达到2000年以来的最高值,全面二孩政策的效果已经初步显现。

但随着人口老龄化和育龄妇女的不断减少,人口形势依然严峻。从国外经验来看,人口出生率一旦下滑,通过政策提高出生率的长期效果并不显著。身陷人口危机的日本、俄罗斯早已对生育子女推出了多项补助,然而这些国家的人口增长率仍低的惊人,甚至是负增长。

 人口多增超百万,全面二孩政策初见成效 

中国的人口增速和出生人口数在去年明显触底回升。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出生人口1786万人,创下2000年以来的新高;总人口增长率5.86‰,创下近10年的新高。下图为面包财经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绘制的中国总人口与自然增长率:

国家卫计委发布会中透露:2013年以前二孩出生比重始终保持在30%左右,到2016年,二孩及以上在出生人口中的占比超过了45%。

全面二孩政策落地的效果已经初步显现,不过这其中包含了中国累积生育需求集中释放的因素。

真正让生育率回升到人口世代更替的水平仍然任重道远。此前由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16》的数据显示:2015年的总和生育率(每个育龄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更是仅为1.047。这一数据甚至不及人口世代更替水平2.1的一半,许多人口专家表示,这一数字低的出乎意料。

未来几年育龄妇女仍将持续减少。据国家卫计委数据,十二五期间育龄妇女总量每年减少350万左右;十三五期间,每年将减少500万人左右。持续减少的育龄妇女让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效果大打折扣。

 经济负担重不愿生 政策不是万能的 

发布会上透露,国务院40多个部门已明确分工,推进全面二孩政策落实。但限制生育意愿的最主要原因已经不是政策,而是沉重的经济负担。

卫计委2015年生育意愿调查的结果显示:因为经济负担、太费精力和无人看护而不愿生育第二个子女的分别占到74.5%、61.1%、60.5%。

发布会中援引的调查数据显示:育儿成本已经占到我国家庭平均收入接近50%,教育支出是最主要的一个负担。当前托育服务短缺非常严重,0-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近年来,大中城市房价攀升,也使得许多家庭推迟、甚至放弃生育。

一些人口形势尤其严峻的地区早已经采取更为直接的方式鼓励生二孩。2015年宜昌卫计委就发文,号召公职人员带头生二孩。文中称:宜昌呈现超低生育水平,平均每个妇女生育的子女数不足1人,如果这种现象持续下去,会给宜昌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家庭幸福带来极大风险和危害。

但无论是政策推动还是完善配套服务,能否将生育率长期稳定在人口世代更替的水平以上,仍然是未知数。至少从早已经采取鼓励生育政策的日本和俄罗斯等国的实践来看,生育率降低之后再大幅提升相当困难。

 日本:早就开始鼓励生育,没啥用 

日本早就陷入了人口危机,持续加码鼓励生育但效果微弱。

为了鼓励生育,日本从1972年就施行了儿童津贴制度,早期的儿童津贴限制较多,其后开始逐步放宽。

2006年日本政府更是实施了大家庭税务优待政策,以减税作为奖励,鼓励国民多生小孩。2009年,由于对出生率不断下降和人口日益老化的问题感到担忧,日本领导人提议给新生育家庭每月发放补贴,每年总计发放3300美元左右,直至孩子年满15周岁;此外还包括学费减免、国家承担日间婴儿照顾服务的费用等。

但这些措施并没有阻止日本生育率的下滑。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4年日本生育率只有1.42,远低于2的世代人口更替水平。下图为面包财经根据世界银行数据绘制的日本总生育率图:

日本在通过的2016年度预算案中,增加了对育儿的支援政策;对年收入达不到360万日元(约合19万元人民币)的家庭,第三胎免除幼儿园费用。但效果依然不显著。日本内政部估计,2016年日本的出生人数约为98.1万人,低于去年。日本在野党抨击日本政府有关鼓励育儿的新预算只是在白白撒钱。

由于人口持续负增长,俄罗斯在2007年开始实施母亲基金,对生育第二个及以上孩子的家庭提供补贴。此后几年,俄罗斯的人口增长率确实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高,从2007年的-0.26%提高到2014年的0.22%,勉强维持正增长。但在2015年,其人口增长率再次转向下跌。据世界银行数据,拥有1.4亿人口的俄罗斯,在近十年的鼓励政策下,其人口仅增长了160万。

一些高福利的欧洲国家也在绞尽脑汁促进其国人生育,但效果依然微弱。

调整总比不调整好,但也许真的太晚了。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推荐 1